2016年09月27日

歷史長卷中敗筆



史書上說,徽宗後宮有“三千粉黛,八百煙嬌”。徽宗雖年富力強、幹勁十足,可玩久了也會生膩。一日,閑得無聊,於是用他那“瘦金體”揮毫宣洩:“選飯朝來不喜餐,禦廚空費八珍盤。”不知咋的,文思短路,寫不下去了,冥思苦想也接不上來。佞臣高俅侍旁,皇上的心事他早了若指掌,還有點文采的他即刻接續道:“人間有味俱嘗遍,只許江梅一點酸。”徽宗一聽,讚不絕口,隨後與他會意的笑了起來,眼光淫蕩……

正月十五觀花燈,汴京城人頭攢動,好不熱鬧!人群中,一位書生打扮,自稱趙乙的人不是別人,他就是當今皇上宋徽宗。徽宗領著王黼、高俅兩親信擠在人群裏賞燈,經過李師師的礬樓。高俅早就知道這裏面有風譽整個京城,豔麗無比、能歌善舞的李師師,故意引薦徽宗進去。徽宗一見師師,被“鬢鴉凝翠,鬟鳳涵青,秋水為神玉為骨,芙蓉如面柳如眉”的美貌弄得神魂顛倒、失魂落魄。京城居然還有這般可人的“江梅”?悔晚好一陣子。是夜,一宿沒出來。可笑的是,在“一點酸”的溫衾玉體內浪了一夜,臨走時,發現沒帶嫖資,只得用“ 鮫綃 ”作抵。

此事被早就與師師有些過從並鍾情的賈奕知道後,一陣醋意升騰,於是填詞一首相嘲諷:“閑步小樓前,見個佳人貌似仙。暗想聖情渾似夢,追歡執手,蘭房恣意,一夜說盟言。滿掬沉檀噴瑞煙,報導早朝歸去晚回鑾,留下鮫綃當宿錢。”賈奕真膽兒大!為個紅塵女子玩命了。徽宗得知後大怒,要殺了他!可冷靜一想,若被外人知道,為個妓女而殺臣屬,恐怕要笑掉大牙,於是,很不甘地將賈奕發配到瓊州做了個參軍。針對此事後人給賈奕戴上史上嫖客裏“最大膽嫖客”的帽子,也屬當然。

李師師,絕色佳人,豔美若仙,能歌善舞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並柔情似水,嘴甜如蜜,當然,床上功夫也了得,會讓你欲罷不能欲死還生。不過,一般人她不會接待,縱使一擲千金,也難得見上一面,但對才高八斗的文人騷客或俠膽義士,她卻如春風洗面綻放開來。野史記載,秦觀、周邦彥、賈奕、張先、晏幾道這些大文人都與她有染並情誼篤厚,另外水泊梁山好漢燕青也與她有一腿,可能她出生貧寒,對俠膽義士也富有同情心吧!當徽宗的出現,怕招來殺身之禍的他們就斂欲消隱起來,但讚美她的詞卻風靡整個京城: 遠山眉黛長,細柳腰肢嫋。妝罷立春風,一笑千金少。 歸去鳳城時,說與青樓道。遍看潁川花,不似師師好。

徽宗自那次嘗鮮歡欲後,對師師著了迷,從而對宮內嬪妃熟視無睹。皇后不解,與之閒聊時談及,徽宗道:“假若從你們嬪妃當中挑出一百人,把釵環首飾卸下來,換上素裝,讓她同樣打扮,混在一起,人們一眼就能認出她與你們的不同。她那種氣韻風采,不是僅僅能從面貌和身段的美去體會的。”聽後,皇后暗自慚悵,自愧弗如。還算玲瓏乖巧,即刻建議道:妓女縱然美豔絕倫,但畢竟出身卑賤,朝秦暮楚的,從安全起見和您至高無上來說,還是要保證聖體龍安和崇高尊嚴。不若修個秘密通道,即可不為外人察覺,又可來去自如的。

有了秘密通道,更加無所顧忌,夜夜同床共衾,共用魚水之歡。……徽宗雖充滿活力,可長久超負荷運作,也還是壞了金剛。這不,宮內太醫建議暫時停歇調養,好重振雄風,當然,壯陽的類似匯仁腎寶藥物也服了不少。徽宗確有好一段時間,沒進礬樓,但還是常托太監送些禮品給師師,依然割不斷對她那份深深地眷戀。

徽宗在宮內,回味那銷魂時刻,不禁情生於筆尖,用他那“瘦金體”抒懷起來:“ 淺酒人前共,軟玉燈邊擁,回眸入抱總含情。痛痛痛,輕把郎推,漸聞聲顫,微驚紅湧。 試與更番縱,全沒些兒縫,這回風味忒顛犯,動動動,臂兒相兜,唇兒相湊,舌兒相弄。”這首詞,淫蕩的無以復加,豔媚的不能比擬。徽宗的心思全用在這兒,還能不國破家亡?!

歷史上至高無上的皇帝如此鍾情於一個青樓女子,恐怕只有徽宗一人,反之,一個青樓女子如此得到皇帝幸寵,也只有李師師了。這雖是歷史長卷中敗筆,但不失反襯出這幅長卷其豐富多彩、生動有趣,也讓後人津津樂道、付諸笑談的同時能以史為鑒。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)の記事画像
兩岸松林作屏風
信用してはいけないと私は思
よくなかったりす
ているのでしょうか
なくちゃいけないの
自然と影響されるもの
同じカテゴリー(生活)の記事
 兩岸松林作屏風 (2016-06-14 15:55)
 信用してはいけないと私は思 (2016-03-14 13:02)
 よくなかったりす (2015-12-17 11:39)
 ているのでしょうか (2015-10-20 15:32)
 なくちゃいけないの (2015-07-28 11:04)
 自然と影響されるもの (2015-06-29 12:48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